《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是上海出臺的全國首個綜合性地方信用立法,是對國家信用改革戰略性任務的落實,也是上海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今年10月1日,條例正式實施,那么,隨著條例的實施,如何貫徹落實條例的相關規定?條例實施后又將對市民生活、社會管理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信用將與個人生活越來越緊密 


  對于一些人來說,信用是可以只說不做的東西,因此在生活中,信用卡逾期未還、電信欺詐、盜版侵權等等失信行為層出不窮、屢禁不止。然而,今天隨著上海市信用體系建設的不斷深化和《上海市社會信用條例》的實施,講信用變得不再隨心所欲。


  騎過共享單車的市民,都會注意到在支付寶共享單車掃碼騎車時,包括小黃車在內的幾家共享單車企業都會支持的“芝麻信用良好,免押金用車”活動。將個人信用與騎單車免押金聯系在一起,市人大代表莊振文認為這是將個人信用進行市場應用的一個成功案例。


  今年上海兩會期間,有媒體報道,為了形成長效的管理制度,上海將敲承重墻、群租、違法搭建等行為納入市民或社會領域信用管理制度中。去年全市已有500多件違法搭建等行為納入信用信息平臺,據了解當事人將在貸款、工作、出國、居住證管理積分方面有負面影響。


  “現在法規剛剛起步,更多考慮的是個人信息不被濫用,防止造成對個人造成困擾。未來我從探索角度講,”市人大代表莊振文認為,未來將有更多涉及公共信用領域的失信行為被納入信用信息平臺。隨著時間的推移,將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重視自己的個人信用。“這些信息一旦歸集到信用信息平臺上,可以通過第三方出一個信用報告,我們就能綜合看到某一個企業或者個人的信用情況,然后做出一個評價。”


  信用對社會管理意義深遠 


  社會信用條例的實施使得上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變得更加完善,莊振文代表認為,條例的出臺不僅在于規范個人的行為,更深遠的意義還在于對整個社會管理產生影響,“我們現在政府管理社會成本非常高。如果每個人都守信,社會運營的效率提高了,同時運營的管理成本也大大下降了。”


  條例第九條明確,列入市公共信用信息目錄的失信信息為,欠繳依法應當繳納的稅款、社會保險費、行政事業性收費、政府性基金;提供虛假材料、隱瞞真實情況,侵害社會管理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拒不執行生效法律文書等六類。未來,隨著社會的發展,莊振文代表認為目錄會有不斷完善的過程,“目前沒有直接納入到信用信息目錄的,未來可能就是嚴重的失信問題。從法規上講,有些方面不太適用,有些沒有涉及到,也需要在法規上加以補充。”


  莊振文代表以老舊小區部分業主不交物業費為例,“老舊小區業主不交物業費,是很大的問題。現在政府財政補貼一部分,物業管理費比較低,維護的成本比較高,一些國有物業公司勉強支撐,再有一些居民不付管理費,其實是很難生存的。”莊振文代表認為業主不交物業管理費也是一個嚴重的失信問題,“物業管理公司是服務整個小區的,每一家交的費用都是為公共服務提供費用的,所以個別不交都是損害公共利益,所以這種是否也可以認為是‘侵害社會管理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的’。”


  信用應用市場屬性不足 


  如何讓歸集到公共信用信息平臺的信用信息發揮應有的作用?條例鼓勵各級行政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等通過查詢社會信用信息或者購買信用服務,識別、分析、判斷信息主體信用狀況,開展信用分類管理。此外條例還明確市政府規范和支持信用服務機構的發展,“如果第三方征信機構在整個信用市場中不能有很好的發展,那么這個信用體系就沒有真正建立。大量的信用信息在平臺上沒有機構和個人獲取應用,那肯定是有問題的。”


  近年來,上海在拓寬政府應用、創新市場應用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在政府應用方面,市區兩級政府聚焦六個重點領域,實施信用應用事項693項。在市場應用方面,張江企業信用促進中心,以信用手段幫助600多家企業融資約50億元;信用服務機構與摩拜單車合作,將不良出行行為信息納入個人征信系統等。但是莊振文代表認為,因為缺乏信用體系的整體布局、有效引導和大力推動,導致信用服務和信用產品的市場屬性不足,不能形成市場和社會對信用信息的足夠重視和約束力。


  “目前,社會信用機構對信用信息的運用,還需要鼓勵、引導。國外更多是信用信息的市場應用,而不僅僅局限于政府相關部門的管理職能上。”莊振文代表表示,對此政府應該鼓勵社會方方面面,盡可能地參與運用社會信用信息。


  要加強信用信息的應用,將條例相關規定落到實處,莊振文代表建議,還要進一步構建政府、社會共同參與的、跨地區、跨部門、跨領域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建立和完善區域信用合作機制,進一步探索與互聯網平臺公司的合作,推動與其他地區的信用信息共享和信用評價結果的互認,同時加快實現政府各部門間的信息共享和應用。